天津体育奋进 70 年|传奇 “蛙王” 穆祥雄

  70 年砥砺奋进,70 年辉煌成就,在即将迎来新中国 70 年华诞之际,《体坛新视野》节目从今天开始推出系列专题片《天津体育 奋进 70 年》,透过一个个珍贵的历史镜头,通过一段段对天津体育人的生动采访,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让我们一同重走天津体育 70 年的奋进之路。

  位于五大道风景区的天津体育博物馆是天津体育的历史文化名片,展览区内,一座手捧鲜花的运动员雕塑正向游人们讲述着建国初期天津体育的辉煌历史。这一天,体育博物馆迎来了一位特殊客人,这座雕塑的原型穆祥雄从北京回到家乡,追寻一段属于天津、属于中国、属于世界的 “蛙王” 传奇。

  1935 年,天津北辰天穆村的穆家迎来了家中第二个男婴的诞生,由于长子取名穆祥英,父亲穆成宽给这名新生儿取名穆祥雄,在中国积贫积弱、中国人被称作 “东亚病夫” 的年代,穆成宽将 “英雄” 二字赋予家中幼子,其中的寄托不言而喻。

  在天津,北运河环绕的天穆村是著名的游泳之乡,穆祥雄的父亲穆成宽也是远近闻名的游泳大将。在父亲的引导下,穆祥雄四岁学会游泳,五岁便夺得全天津市比赛幼儿组的冠军。不过,当外界送来 “游泳神童” 的美誉时,父亲在他中植下的却是一颗爱国心。

  开始训练的阶段,他给了我一张外国报纸的漫画,漫画画了瘦小枯干的亚洲人,留了辫子,举了镐,腿颤抖,对面是一个很大的蛋,画了五环旗。边上写着东亚病夫想在奥运会上奥破零的纪录不可能,所以父亲给我们看这个漫画就是说一定要打破外国丑化我们的想法,我们一定要打出名堂,为国争光,所以一开始我们训练就有这个信念。

  在日后八十多年的工作和生活中,穆祥雄曾多次提起过这张带给他深深刺激的漫画,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厚植心中的爱国信念成为穆祥雄游泳生涯的最大动力。1952 年, 17 岁的穆祥雄一举打破百米蛙泳的全国纪录,少年天才横空出世震惊了中国泳坛。

  关于穆祥雄的游泳天赋,至今还流传着很多传说。有人说他肺活量十足,曾经一口气吹爆测量仪,有人说他耐氧量惊人,在常人忍受不了的缺氧状态下,他的额头只会微微出汗。不过,从多年之后穆祥雄与孙杨的一张合影可以看出,作为游泳运动员,其实穆祥雄的身体条件并不出众。不要说与身高接近 2 米的孙杨相比,即便在建国初期,穆祥雄 1 米 73 的身高也与大多数国内外竞争对手存在差距。

  英雄从来出自磨砺而非天赋,1953 年,穆祥雄从天津一中被调入国家队,1954 年便随队赴游泳强国匈牙利学习。初来乍到,国外选手的先进水平曾让穆祥雄和队友们瞠目结舌,但仅仅一年半之后,泳池中的徒弟便击败了师傅。

  训练确实辛苦。在我们强度训练后,都要尿血尿,付出了很大的辛苦,进步很快。我们四月份去的,到1954 年 11 月份,匈牙利冠军赛,我拿了 100 米蛙泳冠军。匈牙利很震动。他们的体委主任跟我说我们匈牙利冠军没让外国人拿过,你是第一个。

  正是在匈牙利期间,穆祥雄的蛙泳技术取得了新的突破。在一次书信交流中,父亲穆成宽建议儿子在比赛中采用潜泳技术。这便是当年在中国体坛著名的一封家书 —— 给穆祥雄的一封信。在普遍掌握潜泳技术后,中国男子蛙泳迅速达到了世界顶尖水平,穆祥雄个人更是几乎统治了 1954 年至 1956 年之间的世界蛙泳赛场。不过,在遗憾错过 1956 年墨尔本奥运会后,国际泳联颁布禁令,宣布禁止在蛙泳比赛中采取潜泳技术。打击接踵而至,少年潸然泪下。

  我父亲和我哥哥,我们三个人,我感觉我一生那次是最痛苦的一次,不自觉地从心里发出了既伤心又失望又觉得自己付出很大,让国际泳联一个会议就抹杀了,因为父亲从小就说为国争光,把我特长弄掉了,怎么为国争光,还没有破纪录,没有尽力报效祖国,自己很痛苦。当时确实是泪水把一条洗脸毛巾都浸湿了,能拧出水来,痛苦程度很高。

  优势技术被禁止使用,穆祥雄一度想过放弃游泳,转攻速滑项目。不过,当教练、父亲、哥哥等人帮他分析利弊后,穆祥雄决定继续留在泳池迎接挑战。潜心改变技术、沉寂一年后,“蛙王” 重新归来,并先后在全国七单位比赛和第一届全运会誓师大会的比赛中两次打破改变技术后的百米蛙泳世界纪录。而最令穆祥雄难忘的,则是 1959 年第一届全运会即将落幕时,他在男子蛙泳比赛中以 1 分 11 秒 1 的成绩在一年内第三次打破男子百米蛙泳的世界纪录,掀起了竞技赛场上的高潮。

  第一次综合性全运会如果没有奥运会项目的突出成绩,整个全运会水平就降低了。全运会之前本来有三个项目都要突破,射击、举重和游泳,游泳放在后期,举重、射击都没成功,那个时候全运后期了,就这一个机会了,再不破全运会无声无息就结束了,压力很重,领导全都集中到游泳馆了。我状态很好,1958 年 12 月份就一直状态不错,破了纪录都过来了。我父亲也是教练,一出水拥抱,一个女运动员献花,我绕场一周,把花给了一个孩子,表现对后备力量的支持和鼓舞。

  2017 年 8 月,第十三届全运会在穆祥雄的家乡天津举办,穆老也作为第一棒火炬手参与了北辰区的火炬传递活动。58 年前,正是如今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第一届全运会即将悄然落幕时力挽狂澜。时光荏苒,前来参观天津体育博物馆的孩子们有幸见到了这座雕像的原型穆祥雄本人,一年三破世界纪录的传奇故事背后,孩子们或许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老人年少时也曾低迷彷徨,也曾泪满衣襟。

  不过,当故事的细节已被历史尘封,人的精神却始终光彩不减,熠熠生辉。挫折后的重新突破自我、重压下的屡次挑战极限,体育的精神将在时隔半个世纪后激励又一代新人。退役之后,穆祥雄担任国家游泳队教练,并在援外期间为越南培养出冠军运动员,不过,当看到中国运动员因此而痛失冠军后,穆祥雄的心中再一次涌起了质朴的爱国情。

  人家都说体育没有国界,我就觉得,体育是没有国界,但是我穆祥雄有国界,我要报效祖国,不能培养其他国家运动员打掉我们,我接受不了,从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任何国家请我我都不去,全部谢绝。但是我就宣布,不管这个省市游泳多落后,哪怕教小孩开始,不用请,打个电话就到,一直到现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穆祥雄作为八名执旗手之一,手执奥林匹克会旗入场,这是体育人的至高荣誉,他说我代表游泳界、代表天津;2013 年,穆祥雄与父亲穆成宽同时入选国际泳联名人堂,当年在天津北辰天穆村北运河的一湾河水中怀揣一颗爱国心苦练游泳的父子,代表中国登上了世界殿堂。

  我们这批运动员感恩的思想重,为国争光的信念强。我们感觉到国家当时比较困难,能把运动员送出去培养,天津一中的学生调到国家队,从到国外学习,最后有一点特长了,用自己的能力报效祖国,是自己最大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