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磁波物理与遥感科学专家金亚秋矢志科技强国

  国庆前夕,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金亚秋获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与他同获纪念章的还有他的学生、80后青年教授徐丰。

  生于1946年的金亚秋带领课题组在地球遥感领域打破了发达国家的技术垄断。在他的课题组,爱国是无需言说的传承。他说:“科学家将国家重任放在肩上,亲历国家取得伟大成就的过程,这才是有意义的人生。”

  现如今,他的课题组仍然承担着多项国家级任务,即便获得了纪念章,即便是国庆长假,这位电磁波物理与遥感科学专家也仍然奋斗在科研一线。

  金亚秋是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公派留学研究生之一,也是首位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获得博士学位的新中国留学生;他曾作为首席科学家,主持了我国第一个星载微波遥感的国家973研究项目;他曾获IEEE GRSS(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地球科学与遥感学会)杰出成就奖,是该奖项第一位非欧美获奖者。

  ▲1978年中国科学院公派出国研究生英训班三班合影(金亚秋于第三排右三)

  “记得上小学时,我站在少年宫的阳台上观看了庆祝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当时心潮涌动,想着有朝一日能为国争光。”金亚秋回忆起上海市少年宫1959年在大草坪上举行“我与祖国同生日”庆祝活动,此情此景仍历历在目。

  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工厂成了一名技术员,但是从未放弃对自然科学的热爱和学习。果然,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78年中国科学院恢复招收研究生,金亚秋从深居广西大山的工厂,一举考上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攻读研究生。随后不久,他被选拔为公派出国研究生赴美留学。

  他说:“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是在祖国与人民的殷切期望中出国学习的,所以我们更自觉地把家国重任放在自己肩上。”其后,他成为新中国成立后首位在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大陆学生。

  1988年,金亚秋夫妇义无反顾地举家归国。至今他经常对年轻人说:“前三十年受国家栽培,后四十年为国家贡献,这是自然且必然的选择。我们当年回国时学术条件整体不如国外,但这四十年间我获得的成就感无可比拟。”

  金亚秋带领团队四十年刻苦攻坚,使我国空间微波遥感技术在世界上由“跟跑”迈向“并跑”,直至在某些领域“领跑”国际同行。

  归国之初,科研经费不足,连去北京参加国际会议,他都要向系里借钱。但正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金亚秋于1993年、2012年先后两次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2015年获得IEEE GRSS杰出成就奖,他也是该奖项五十年历史上32名获奖者中第一位非欧美国家科学家。

  “当时我在国际大会颁奖仪式上发言时,有一种在奥运赛场上升起五星红旗、奏响《义勇军进行曲》的感觉,一种为祖国争取荣誉、用知识回报祖国的幸福感油然而生。”金亚秋说。

  神舟系列、嫦娥一号、风云系列卫星上所载微波遥感器,都有金亚秋的贡献。也正是依据他建立的月层辐射模型,根据嫦娥一号微波辐射观测资料,我国在世界上第一次获得了全月球的月壤厚度和月球氦-3资源量的估算数据。他的原创理论为我国在国际微波遥感基础理论领域争得一席之地,对我国深空探测和遥感工程有重要支撑和应用价值。

  金亚秋的得意门生、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获得者、复旦大学80后青年教授徐丰,也获得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我的纪念章里有金亚秋老师对我的指教。”徐丰说,“金老师对我们最大的影响就是,国家的事情永远是第一位,科研工作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强国,衡量一件事也是以‘是否对国家有利’为准则。”

  从事科教三十多年来,金亚秋对团队年轻科学家严格要求、寄予厚望:“不能只追求完成任务,一旦做就要做世界第一。”他反对年轻人只盯着应用型问题,而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越年轻就越要瞄准基础问题,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否则永远无法提升”。

  最近,他和学生讨论问题时发现,年轻时论证过的一个基础理论当时看似没有作用,但为解决今天的难题提供了新的思路。他说:“为国家做科研不存在放弃二字,如果放弃了,我们就什么都做不出来了。”

  “身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就要抓住机遇,把个人理想抱负和民族复兴伟业结合在一起。”徐丰说,“希望我也能够像金老师一样,以身作则,努力成为更年轻学生的榜样。”